俄女孩談在中國生活:能

作者:James 时间:2019-03-28 01:46:03 標籤: 分類:

俄女孩談在中國生活:能

參考消息網5月11日報道 俄羅斯連塔網5月8日發表文章,講述了一位俄羅斯女孩如何成功在一年半的時間內適應了中國,並在那裏生活的故事。具體摘要如下:

中國不是俄羅斯人最喜歡的國家,但仍有不少人生活在那裏。來自俄羅斯基洛夫市的安娜講述了她如何成功在一年半的時間內適應了中國並在那裏更換了更符合當地需求的職業。

這裏的公共交通十分發達

安娜出生在基洛夫。中學畢業後去了莫斯科,考入新聞系。並爭取到了在美國學習工作的資助金,卻沒辦下簽證。但安娜還是決定要走出國門,最終選擇了中國。起初她呆在北京。當時安娜不會講中文,因此工作的選擇範圍局限於教俄語和英語。她選擇了更有趣的——教3歲到6歲的孩子英語。

中國的房價不斷在漲,北京和上海已步入全球房價最貴大都市行列。任何房子,不管多小多破,都肯定賣的出去。好公寓的價格從幾百萬人民幣起步,並且由於人口過剩而逐年提高。多數家庭是幾代人住在一起。在她看來,中國人常常揮霍金錢,但如果他們手裏有一大筆錢,那麼一定會用來給自己和孩子買房。

搬到上海後,安娜意識到自己頭一年在中國的生活“不本地”:只吃自己習慣的食物,只和外國人交際,在工作中說的是英語。這裏的外國人分成兩大類。一類人可以生活多年但不學任何漢語,吃披薩加漢堡,和歐洲人來往。而另一類人融入當地文化。在這裏生活的第二年伊始她就決定,想留在這個國家,至少近幾年要在這裏,所以開始學習語言。此外,她開始了有趣的嘗試——住在中國家庭裏。

開銷中的重要部分是交通。這裏的汽車很貴。但這不是首要必需品,因為中國的公共交通十分發達。比如花費25分鐘就能乘坐高鐵到達另一個城市。

中國的食品比歐洲便宜得多,分量也大。但安娜稱不會每天都吃中餐。中國人吃的很多東西她都不習慣:鳳爪、豬軟骨、鴨腦湯等等。在這裏她頭一回嘗到了驢肉。最失敗的嘗試是鼠肉。經常出現的情況時,如果食物好吃,她不會問它是什麼做的,因為害怕被答案嚇到。安娜認為,中國有十幾億人,要養活所有這些人,因此他們會把那些外國人認為不能吃的當做食物。

“白人臉”讓她收入不菲

中國人不能頂撞領導,因為知道這樣很快會被取代。安娜稱一開始也不敢這麼做,現在則在一些事上能夠平靜地拒絕。

外國人得到的比中國人多。同樣的經驗和知識,付給外國人的薪水比給當地人的多。在這裏經常要為“白人臉”埋單,無論這聽上去多糟糕。如果一家公司有歐洲人工作,那麼就非常體面。安娜稱,還好在教育領域她和中國人不是競爭對手,尋求的空缺和工作條件不同。

中國人非常喜歡淺色頭髮、白皮膚和藍眼睛的外貌。安娜符合這些描述,並且經常發現有人在看她並給她拍照。有時候會被詢問是否允許,但更多時候沒被問。曾有人把照相機直接對準她的臉,如今也習慣了。

中國人大多非常依賴智能手機。因此經常發生事故和碰撞。約會時手機不離手也被認為正常。歐洲人經常嘲笑這件事。

在中國養小孩要花很多錢

中國人對婚姻的看法完全不同,離婚少很多,父母和家庭的意見比在西方國家重要。他們的婚姻像是契約。一個人和你生活在一起的終身契約。女性比男性少得多,而這影響著他們的性格。女人任性且苛刻,而男人隨和且聽話。

在選擇伴侶時,中國人更注重的不是感覺,而是物質狀況:你們的社會地位是否接近,你們的工作怎麼樣,是否有車。中國人可以在頭幾次約會時就談婚論嫁。安娜說,曾碰到過有人剛和她交往就想帶我見父母。這對她來說簡直震驚!擁有外國妻子(或丈夫)在這裏很體面。

中國多數家庭只有一個孩子,儘管2015年取消了獨生子女政策。教育上的花銷非常大。在中國養小孩要花很多錢:所有幼稚園和小學都收費。

初來乍到時安娜就明白了在這裏教育有多重要:中國人將自己的時間和金錢積極投入這個領域。甚至連最小的學生的一天也是按小時安排計畫的:上國際幼稚園、語言學校、繪畫班和一對一搏擊訓練。

中國人認為,童年和青少年時代應當用來掌握必備知識和技能,旅遊、交友和享受生活可以以後再做。

安娜也同樣把大部分收入花在自我提升上:進修深造,上新課程,在職業中成長,學習漢語。當安娜說,在俄羅斯一名教師每月收入約2000元人民幣時,她的中國朋友震驚不已。沒人相信有人同意為這種工資教書。

她通常早上去學漢語,然後上班,之後和朋友待在一起。安娜說,起床的時候就想著,很多有意思的事在等著她。這種生活方式她非常喜歡。這裏提供給她的待遇令她能夠經常旅遊(最近一年半就去了7個國家)、在國際學校念書、經常練習外語、為將來制定計畫等。

在俄羅斯時她甚至不敢想像能有這樣的未來。

中國比俄羅斯更安全

安娜度過了所有適應新國家生活的階段:從欣喜若狂到深感失望。很多東西在報紙和電視上看不見。比如,中國人對數字的迷信。數字“4”的發音像“死”,因此中國人極力在電話號碼和汽車牌號上避免這個數字。安娜說,甚至連在北京市中心住過的現代化高樓都沒有4層、14層和24層。

漢語非常不一樣。南方人時常不明白北方人說話。這和菜系一樣。中國每個地區都有自己的飯菜。比如上海菜更酸甜,四川菜更辣。當安娜說,在幅員遼闊的俄羅斯大家都講一種話且飲食也相似的時候,中國人總是感到驚訝。

文化和衛生水準值得單獨一講。小孩子經常穿著開襠褲,這樣他們可以隨地大小便。在這裏長期生活後安娜明白了,中國許多內部問題的原因在於中國人的文化水準跟不上經濟水準。10年前他們可能還在偏遠農村務農,而現在開著昂貴汽車東奔西跑並在高級餐廳一擲千金。也許中國及時意識到了,國民應當跟得上國家的發展,因此現在全國開辦了各種學校和教育中心。

安娜說她的家人對於選擇中國曾感到不高興。幾乎沒有朋友完全接受並支持,而如今一些人卻開始羡慕她。

一年半以來安娜回過一次俄羅斯。她卻感到精神緊張,在家呆了三天未出門。在中國她說從未在街上看到過醉漢,這裏更安全。安娜說自己確實不喜歡俄羅斯。一切都是髒亂的。在中國大家都在忙著什麼,所有人都有很多興趣,在中國有可以發展的領域和成長的方向。

安娜認為,雖然在這裏的生活一切都好,但她知道這只是一個階段,遠非最終目標。這是個非常棒的起步平臺,但在這裏自己將永遠是外人,即便精通語言並和中國人結婚。這個國家有她永遠無法理解的地方。

文章轉載:http://news.sina.com.cn/w/sy/2017-05-11/doc-ifyfekhi7190313.shtml